我要投稿

搜索

数千万融资就位,轻文要用轻小说闯出一片天

  尽管轻小说依旧是小众文化,但B站和爱奇艺的相继投资证实了朱周易做的不仅是一群二次元的情怀,更是一笔充满机会的生意。

  ▲轻文创始人朱周易

  提到二次元,对大多数圈外人来说首先想到的应该都是哔哩哔哩弹幕网(B站),这家最早从AcFun(A站)备用站点演化而来的动漫视频网站经过多年的深耕,已经成为中国二次元产业当仁不让的标杆。B站背后充满潜力的二次元消费市场也让很多后来者看到了机会,坐落在光谷总部国际的轻文轻小说就是这样一个想通过新切口在二次元蓝海闯出一片天的后来者。

  朱周易:从尼窝到“朱总”

  轻文创始人朱周易拥有过许多亮眼的头衔,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是小米的最早期员工,也是A站前站长,如果不是在他办公室看到了动漫角色的手办,让人很难将他和宅男联系起来。不过在某些方面他还是和宅男群体非常相似——不喜欢曝光,在网上你甚至很难找到一张他的照片。

  “在我们这个圈子里经商的有两类人,一类是真的爱二次元,这群人会带着情怀经营自己的事业,另一类只是把二次元当作生意,这群人总是能一击必中,找到最赚钱的点。不过多数情况下这两类人都是不相往来的。”朱周易用这样一番发言开启了与笔者的对话。

  ▲轻文公司的玄关

  很明显朱周易是有情怀的,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访谈过程中他对于二次元的话题总是能妙语连珠、口若悬河,而对于A站前站长以及没有选择去斗鱼这样一些商场往事更倾向于轻描淡写、一语带过。

  计算机专业出身的朱周易对二次元和写代码有着同样浓厚的兴趣,大学毕业后他成为了小米最早的一批员工,又因为要读研而离职,在武汉读研期间他遵循自己的爱好成为了A站的站长,业余还在网上发布一些自己写的二次元相关应用,其中就有轻小说应用。后来的故事众所周知,A站陷入了长期混乱的财务和管理问题中,陈少杰带着他手下的直播团队脱离A站成立了斗鱼,在网络世界里以“尼窝”为名的朱周易作为权力斗争的牺牲者也离开了A站。不过对于斗鱼,他却并没有多少兴趣,尽管如果前往斗鱼他如今也会是年入数百万的高管,但他还是觉得要做有情怀的事:“虽然买不起游艇飞机,但我也不会为生计犯愁,我还是想在二次元这个圈子里和一帮同样有情怀的兄弟们干点我们喜欢的事情”。

  轻小说:不赚钱的二次元“真核”

  随着二次元文化在中国的发展,一些新名词也逐渐被市场接受,例如ACG,即动画(Animation)、漫画(Comic)、游戏(Game)的合称,这三种视觉系的内容最容易被青少年所接受,不过,在更为成熟的日本市场,ACGN才是对二次元内容形态的最准确概括,而其中的N,就是轻小说(Novel)。

  轻小说是二次元特有的一种文学形态,与传统小说相比,轻小说体量更小,人物关系相对也更简单,剧情发展更紧凑,更便于理解。在日本,轻小说一般以“口袋本”的形式印刷发行,即使用能装进衣服口袋的小开本印刷,这种开本又被称为“文库本”,非常适合上班族、上学族在通勤时间随时随地阅读。

  ▲东京秋叶原某轻小说书店内景

  纯粹的轻小说发行实际上并不赚钱,朱周易从会议室的书架里取出一本日文原版文库本,指着背后的售价给笔者算了一笔账:“一本轻小说算上税收、发行费用之类的大概就是40元左右,假设能卖2万本也就是80万而已,以日本的物价水平,无论是出版社还是作家自己都很难赚到钱,而事实上绝大多数的轻小说都是不可能卖到2万本的。”这并非危言耸听,二次元文化本质上是次文化的一个分支,意即游离在主流文化之外的文化,这也就意味着其受众是绝对意义上的小众群体,翻看日本市场过往的动画碟片销量榜,这个有着两亿人口的国家能卖出1万张碟片的动画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

  “所以我们引进的日本轻小说都是我们预计即将要动画化的作品,在动画开播前后就会迎来一波阅读潮,事实证明我们的预判都是对的,我们押宝的几部作品都顺利动画化,为我们带来了不错的营收。”

  轻小说虽然本身不怎么赚钱,但却是暗藏在背后的二次元“真核”,无论是动画、漫画还是日式游戏,都离不开优秀的剧本来支撑角色和剧情,而轻小说就是最适宜的剧本原型,轻小说改编成为热门动画、漫画、游戏的例子比比皆是,反过来借助优质ACG作品的IP衍生出来的轻小说也屡见不鲜,也正因为此,不同于一般的小说作品,轻小说的生存土壤并不是单一的书店,而是整个二次元产业。

  相较于成熟的动漫和游戏行业,国内的轻小说行业可以说只是刚刚起步,在腾讯动漫、阅文集团、天闻角川等行业领军企业的开拓下目前轻小说市场已经基本实现日轻正版化、国轻规范化,但仍需要有一家像B站一样能聚集和培育用户并为行业树立标杆的企业。朱周易瞄准的正是这样一个机会。

  破局者:要做内容公司,不做行业平台

  “B站90%的收入来自游戏,这无可厚非,游戏本来就很赚钱,但很危险的是这些收入大部分都来自FGO而不是碧蓝航线。”朱周易口中的FGO是日本超人气二次元手游Fate/Grand Order,由于Fate是一款现象级的超级IP,影响力甚至超出东亚文化圈,在欧美宅圈也有着极高的人气,因此FGO一经推出,就迅速成为日本、中国、中国台湾、美国等多个手机市场付费游戏的领头羊。碧蓝航线是B站旗下自研手机游戏,将二战时期各国军舰拟人化使之成为兼具美少女养成和军事策略属性的二次元手游,这款灵感来源于日本人气页游舰队Collection的游戏在日本市场获得了意外的好评,但在国内市场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换言之,朱周易认为B站模式的危险之处并不在于营收主要来自游戏而不是动漫,而在于营收主要来于代理运营而非原创。

  目前轻文也有一半的运营支出是用于购买日本轻小说版权,但朱周易认为这是必要的营销开支:“版权采购对于我们而言就像是广告支出,我们不靠广告招揽用户,而靠版权内容吸引用户,因此版权支出只要能帮助我们迅速获得用户就是合理而必要的。”

  与此同时轻文也确实非常重视原创轻小说的发展,在轻文的首页,日轻被排在原创和演绘两大板块之后,这足以证明朱周易对轻文发展模式的明确定位:“我们不想做一个什么都做的大平台,小而美的内容公司是我们想专注去做的,我们希望能帮助轻小说作者获得更高的收入,同时为国内二次元市场提供丰富的原创内容。”

  所谓演绘,其实就是一种文字冒险游戏,通过将文本与插画相结合的方式提供更丰富的视觉体验,随着剧情发展,用户需要通过屏幕提示不断做出选择来推动剧情去往不同分支结局,ACG中的G(游戏)主要就是特指这类游戏。演绘可以说是轻文向轻小说衍生品迈出的第一步,未来,轻文还会与产业上下游的更多相关企业合作,帮助原创IP创造更大价值。

  ▲通过不断作出选择来推动剧情是演绘的最大特色

  除了广告和IP,轻文的另一个主要收入来源是用户付费。尽管轻小说的主要受众是收入较低的学生群体,但朱周易依然对付费模式充满信心:“年轻用户更愿意为自己真正的兴趣付费”,目前,依靠用户付费,轻文已经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而对于学生群体更喜欢日轻而可能嫌弃国内原创轻小说的问题,朱周易坦言这不是问题:“每一个轻小说爱好者都是批评家,除了他们心中那一两部神作,其余作品无论多红多火他们都是嫌弃的。但这是站在爱好者角度的,站在商人角度我们要做的就是用户喜欢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直到现在我也还经常在爱好者和商人两种身份之间摇摆,当你摆正自己的定位时,就不会去考虑这些不必要的问题了。”

  今年初,轻文获得爱奇艺千万投资,光谷人才基金跟投,这已经是公司成立两年多以来的第三笔融资,足可见投资人对轻文模式的信心。除了资金,在人才方面轻文也没有停下发掘优秀创作者的脚步。每年暑假,轻文都会举办大型选拔赛,与优秀的原创作者签约,去年更是与爱奇艺合作,为获奖作者提供了丰厚的奖金。即将到来的暑假,轻文依然会举办一年中最大的一次选拔活动,助力轻文进一步发展。朱周易对此充满期待:“今年的选拔面和规模都将更大,希望能有更多优质作品通过轻文被市场所认可。”

  来源:虎投财经

评论登录